加载中 ...

美国SEC主席证实:以太坊并非一种证券

2019-03-18 23:10 编辑:btc268.com 来源:区块链资讯

  

  据CCN今日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已正式证实根据SEC人员的分析,以太坊和其他类似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资产并非证券,即使它们最初是通过非法证券发行出售的。

  

  (图片来源:thehill)

  Clayton的立场是在给美国众议院议员泰德·巴德(Ted Budd)的信中披露的,Budd此前要求SEC提供清晰的信息来说明SEC金融部门主管威廉?希曼(William Hinman)此前所发表的言论——以太坊不是一种证券——是代表该机构发言的,还是他个人观点。

  Clayton在回信中没有提到以太坊或其他任何加密货币的名字,但他证实了他赞同Hinman对哪些加密资产属于证券类别的分析。

  在这份回信中的一个关键部分,他写道:

“你的来信还问我是否同意Hinman主管在2018年6月演讲中关于数字代币的某些说法。我同意,对数字资产是否作为一种证券提供或出售的分析不是静态的,也不严格限于这种工具本身。数字资产最初可以作为一种证券出售,因为它符合投资合同的定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数字资产后来以不再符合该定义的方式出售,这种定义可能会发生变化。我同意Hinman主管关于数字资产交易如何不再代表投资合约的解释,例如,如果购买者不再合理地期望一个人或一个团体进行必要的管理或创业努力,那么这种数字资产交易将不再代表投资合约。在这种情况下,数字资产可能并不代表Howey框架下的一种投资合约。”

  克莱顿信中提到的海曼是现任SEC财务部门主管威廉·海曼(William Hinman)。2018年6月,海曼在演讲中明确表示以太坊等数字资产并非证券,同时提出6大标准来判断一项数字资产能否作为证券:

  是否有任何人士或团体赞助或推动数字资产的发行及销售,而这些人或团体所做的努力在资产的发展、维护及增值方面是否扮演重要角色

  该个人或团体是否持有数字资产的股份或其他权益,以促使其增加数字资产的价值购买者是否会合理地相信将会有努力使项目推进,并可能使他们在数字资产上的投资获得回报

  发起人筹集的资金是否超过了建立一个功能网络所需的资金?如果能筹集到足够资金,是否表明这些资金可以用于支持Token价值或增加企业价值?发起人是否继续从收益或在操作中支出资金,以提高Token运行系统的功能或价值?

  购买者是在寻求回报吗?发起人是否以合理价格向公众而不是网络潜在用户销售数字资产?

  《证券法》的保护是否合理?在数字资产中,发起人和潜在购买者/投资者之间是否存在信息不对称?

  发起人以外的个人或团队是否行使治理权或发挥有意义的影响力?

  杰伊·克莱顿在回信中对威廉·海曼观点的认可,表明他同样认为以太坊并非证券。目前无法得知他的看法是否代表SEC对数字资产的官方立场,但毫无疑问,未来SEC对数字资产的定性很大程度会考虑他的观点。而SEC对数字资产的定性极为重要。

  此前SEC曾警告,上架“非法证券”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要自行承担所有后果。如果被定性为“证券”,那么未来以太坊等数字资产登陆美国加密交易所将被认为是合规行为。

  距离回校做论文答辩还有3个月,热衷炒币的大学生大宇在国内某币圈论坛立了下Flag,“我要实盘1.9个比特币变10!变20!变50!”
 
22岁的大宇在东北一所高校读大四,自嘲“屌丝”。别的同学把比特币、区块链视作非法的洪水猛兽时,他进币圈已经快一年。
 
象牙塔学子未入社会,却在一年中亲身体验了币市投资的风波诡谲:入手EOS踏空亏损,跟风大V赚钱后膨胀,误入传销盘被割走生活费,玩合约爆仓血本无归,借校园贷堵上全部又在平台币上翻了身…….
 
好奇、欲望、膨胀、绝望,币市将人性中的这些软肋在大宇身上戳了个遍,“我喜欢币圈这种博弈感,但也让我没安全感。”
 
互联网网民的低龄化,也让数字货币、区块链这些新经济热点快速触及到校园。“工作没法改变命运”成了一些大学生参与炒币的原因之一。这一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美国、韩国这些加密货币的主流市场中,也有大学生的身影。
 
去年3月,金融网站The Student Loan Report(学生贷款报告)对1000名大学生发起调查。数据显示,有数百名受访的大学生正在“试验”杠杆投资,用教育贷款去投资虚拟货币。
 
在大宇看来,炒币吸引他的不仅仅是“财富自由”,“钱和自由,这是分开的。”操作时的心理博弈、标的选择和自担风险的意识都被他视作炒币经历中的人生收获。当然,也有亏大了时躲在角落里流过的泪。
 

  论坛里立赚“10个BTC”的宏愿
 
3月,对于大学校园里的准毕业生来说是个关键的节骨眼。即将面临毕业、工作的大四学生,要么在公司实习,要么在学校忙毕业论文。
 
大宇不在学校,也不在公司,他在家盯着数字货币合约交易的盘。3月5日中午,他在国内某知名币圈论坛里敲下一行字,“屌丝学生励志做19年最闪耀的装X王,我要实盘1.9个比特币变10!变20!变50!”
 
紧接着,他简述了自己炒币一年的经历,贴上了他在交易平台上的合约开仓截图,手机上一点,便发送了出去。
 
一周已过,大宇的帖子已经有2万多人浏览,跟帖13页,每条留言他几乎都会回复,“火了说不上,我只是想梳理自己的经历。”他希望能一边回顾过往,一边思考毕业后的人生该怎么过。
 
像大宇这样参与炒币的大学生不在少数。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大学生”“炒币”的关键词,见诸报端的个案比比皆是:有人亏掉14万逃到柬埔寨想借卖六合彩翻身;有人3个月挣了百万身家;大学生创业群里的炒币客们把自己称为“有妄想症的大学生”。

  
“有大学生炒币的没,亏了不少进来聊聊”、“你对大学生炒币有什么看法”,诸如这样的话题不只在币圈社交平台上出现,天涯、豆瓣等主流社交论坛中也有网友在参与讨论。
 
大宇的故事下,也有和他一样的大学生留言,“看了你的帖子,我一个大二学生热血沸腾,我16年就开始买比特币了。”
 
他的故事没有太多传奇过往,但一年的炒币生涯却让他体验了币市投资的风波诡谲,还有那些从好奇开始、由赚钱膨胀、遭收割绝望、因荐币懊悔的复杂情绪。
 
这些经历和心绪没有将大宇驱逐出2019年的币市,在回到学校进行论文答辩前,他想在3个月里,通过数字货币的金融衍生品“合约交易”,积累更多的比特币。
 
炒过山寨币,趟过传销盘,大宇还是看好“始祖”比特币。
 
被称作“大饼”、“币王”的比特币是币圈最坚挺的数字货币,从诞生之初的一毛不值,经历了10年的发展,不但有了市场波动,还在2017年底冲上了历史最高点近2万美元,引发全球关注,但在2018年里一路向下,跌回到如今的3800美元上下。
 
大宇把2019年视作一个数字货币市场的“机会年”,而这一年正赶上他将毕业,他说,要趁着毕业前最后一点的自由时间,给自己博一个未来。
 
他把炒币赚来1.9个比特币当做本金,投进了合约交易。

  资金翻7倍后“膨胀”
 
大宇成为币民的路径和很多炒币玩家差不多。2018年初,区块链概念在网上大火,学市场营销的他顺着“区块链”一顿搜索,便知道了比特币。
 
如按图索骥般,大宇进了各种炒币群,“赢了会所嫩模”、“一币一别墅”扑面而来,“大空翼”、“宝二爷”这些币圈造富传奇的人物经历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去年2月,再也绷不住好奇心的大宇从2000多元的生活费里挤出几百块钱,买了人生中第一笔BTC,也由此正式成了一棵“新韭菜”,一路领教了币市的各种套路,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亏赚”起伏。
 
3月初,大宇把跟家里要来1万多元投了进去,重仓了EOS。他在EOS 时值8美元买入,结果一路走跌。“小白”大宇心疼手里的钱不断缩水,在EOS跌到3美元时割肉。
 
第二天,看着EOS还在跌,大宇觉得割对了。没想到仅过了2天,EOS开始暴涨,一度涨到25美元,“后悔啊,真是应了币圈那句老话,一买就跌,一卖就涨。” 大宇第一次体会到“踏空”这个投资词汇之形象。
 
炒币群里的热闹延续到了4月,群里很多人“喊单”某L币。大宇拿着手里剩下的六千多元,全仓买了该币种。
 
“当时的成本价在6毛多,我涨到四块多就卖了。”大宇手里的资金翻了7倍,变成了4万多,他觉得魔幻极了。
 
赚了钱的大宇,又在群里的喊单下入手了另一个P字打头的币种,6分钱买入后,一夜之间翻了4倍,他将部分利润卖出,手里的钱又多了几万。
 
大宇彻底迷上了数字货币,买入、看线、卖出,王者荣耀他也不玩了,淘宝他也不逛了,虽然每天还是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的“三点一线”,但他总忍不住拿出手机看盘。有时候女朋友和他说话,他都听不着。
 
赚钱时的兴奋状态被室友瞧见,人家不以为意,他也无所谓。
 
“别的同学发一小时传单,挣个十几二十块,业余时间送一个月外卖,赚几百块钱。我已经每天操作着几千块钱的币,运气好时能赚几千元甚至更多。”大宇在帖子中如此描述他当时的心态,他觉得自己是同学里“最有正事的人”。
 
用大宇现在的话说就是“膨胀了”。市场营销系的实践课上,他提出把比特币的案例写入项目策划书,立即遭到同学们的反对,“他们觉得很虚,比如我们班长,他就认为比特币不合法,不可能被国家认可。”他说,这是他身边同学们的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普遍看法。
 
事实上,通过投资、谋求财富在大学生大宇身上并非个案。2016年,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联合蚂蚁金服商学院、清研智库三方合作,发布了《中国青年财商认知与行为调查报告》。报告显示,90后大学生认知最高的是传统银行的理财产品和服务,其次是最新的互联网金融。
 
2017年至2018年,区块链、数字货币成为新经济热点,也蔓延至校园。在搜索引擎上,键入“大学生”、“炒币”这些关键词,各种“一夜暴富”的大学生炒币故事见诸报端,也吸引着更多的年轻人入场。
 
这样的案例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有媒体报道,在韩国也有“不思工作,只想炒币”年轻人,他们以期在数字货币的投资上获得比薪资更多的收益回报。
 
币价的不断变动刺激大宇,“当时就是想着赚了钱,能和女朋友一起出去玩,给她买裙子,买礼物,不用因为生活费少,而在节日或者她的生日时有焦虑。”

  真的赚了钱时,女朋友早已离开,大宇反倒没了消费欲望,更多时候,他都待在宿舍里,买卖、交易、盯盘,期待着钱包里的数字变得更大。

  新加坡时间2018年,ioAEx交易平台所正式推出,平台地址:www.igioaex.com 邀请码:fEGq838

  平台可靠稳定。

  

关键词:比特币新闻 币牛牛

转载自比特币新闻网(www.btc268.com),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美国SEC主席证实:以太坊并非一种证券

原文地址:http://www.btc268.com/ytf/xw/8728.html

本文来源:区块链资讯编辑:btc268.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