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区块链DAO vs. 股份制:生产关系革命的原因和意义

2019-10-26 14:11 编辑:btc268.com 来源:区块链资讯

大航海时代,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系根据笔者受Soteria&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邀请所做分享整理而成。全文约6000余字。
导读:什么是生产关系?区块链究竟是怎样的一门技术,以至于它被认为会带来全球性的生产关系革命?生产关系的变革和突破对我们今天的经济和社会又有什么重要意义呢?这些问题,就是本次主题分享希望涉及并回答的。正文
自2009年比特币创世,区块链技术诞生10年来,各种角度的解读和阐释非常多元化,百花齐放。有一种说法很多朋友都听过,说区块链是这样一种技术,它将有机会变革生产关系。 什么是生产关系?区块链究竟是怎样的一门技术,以至于它被认为会带来全球性的生产关系革命?生产关系的变革和突破对我们今天的经济和社会又有什么重要意义呢?这些问题,就是本次主题分享希望涉及并回答的。 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说法,生产关系就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关系的总和,而与之相对的生产力,则是人们创造财富的能力,由人、生产资料、生产对象等要素构成。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因此,生产关系需要适应当前生产力发展水平,否则就会成为限制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此时就会发生矛盾,导致生产关系的革命性变革,由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新生产关系取代旧的生产关系。 在远古时代,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的劳动成果仅够满足自己家庭之用,交换很少,并且仅限于部落内。人们的社会关系简单,一生交往的人数也许都不会超过邓巴数的上限。“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老子》) 这种简单的熟人小社会,几乎不需要货币这种远距离信用媒介工具,靠熟人之间的天然信任,以及每个人各自用头脑“博闻强记”或者“结绳记事”就足够了。 随着人类生产力的进步,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再到今天的后工业文明,人们的生产力水平爆发性提高,社会化大分工发生,劳动成果极大剩余,这时候就产生了对大范围、长尺度、远距离交换的需要,货币,作为一种重要的交换媒介工具,登上了历史舞台。 “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是最有效的互信系统。”“就算是在宗教上水火不容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也可以在金钱制度上达成同样的信仰。”“比起语言、法律、文化、宗教和社会习俗,钱的心胸更为开阔。所有人类创造的信念系统之中,只有金钱能够跨越几乎所有文化鸿沟,不会因为宗教、性别、种族、年龄或性取向而有所歧视。也多亏有了金钱制度,才让人就算互不相识、不清楚对方人品,也能携手合作。”(《人类简史》) 分工和交换的距离如此之远,网络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我们根本无从认识为我们提供劳动的每一个人,也无从认识每一个将要享用我们的劳动成果的人。有了货币和价格系统,才有了这种奇迹的出现。 货币是交换的结果,而不是交换的原因。即先有了交换的需要,才催生了货币,而非相反。而交换的发生又是因为有富余的生产物可供交换。生产物富余又是生产力水平不断进步和提高的结果。那么追本溯源,生产力水平又是为何得以提高的呢? 18世纪60年代,在英国的资本主义生产中,大机器生产开始取代工厂手工业,生产力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历史上把这一过程称为“工业革命”。1840年前后,英国的大机器生产基本上取代了传统的工厂手工业,工业革命基本完成。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国家。18世纪末,工业革命逐渐从英国向西欧大陆和北美传播。后来,逐步扩展到世界其他地区。 经过工业革命,整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蓬勃兴起,高新的技术被应用到全球化的生产和贸易里面,创造了时至今日巨大的全球的财富。市场经济在过去300年的时间里创造出比起来人类在此之前几千年创造的社会财富总和还要多的财富。 财富大爆炸的原因是什么?很多的时候我们只会看到说新科技被发明、被应用了,所以我们的生产力提升了,所以我们能够创造这么大的财富。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只看到了一方面。了解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关系,我们就知道,生产关系才是决定生产力能不能最大程度释放出来的最关键的要素。 1602年,在工业革命发生之前100多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是公认历史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是世界上第一家跨国公司,是第一个可以自组佣兵、发行货币的公司,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特大公司,拥有与其他国家定立正式条约,并对该地进行殖民与统治的权力。政府持有股份,在近200年的时间里,每年给政府分红18%。 什么是生产关系?公司就是生产关系,而且是现代全球经济最重要的经济活动主体。正是因为比工业革命早100年发明的现代公司制,导致了人类生产关系水平的跃升,更大规模的人、钱、物被有机组织起来,完成生产目标。现代公司制,是人们突破邓巴数,在更大规模、更高水平上协作的基石。10倍至100倍的组织效率的提高,带来了生产力水平的指数级飞跃。 现代公司制是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仅仅经过几百年时间,今天的人们对它已经习以为常。今天我们每个人见面就会问,您是哪个公司的?您是哪个单位的?您在哪儿上班? 但是,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的是,500年前我们人和人见了面都不会问这些个问题,500年前所有学习的学生也不会想我毕业后要去哪个公司工作,因为500年前公司还不存在。难道大家就坚定的认为说,未来的50年、100年,公司还会“存在”吗? 公司不过是一种组织形式,把生产力组织在一起进行生产、创造财富。它是最佳的组织形式吗?在过去300年也许是的,或者说答案是,事实上是的。但是在未来100年还是吗?也许不是。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再向历史的更深处回望,看看500年前什么东西被发明了? 意大利有个数学家,Luca Pacioli,1494年他出版了一本书,《算术、几何、比例总论》(Summade arithmetica, geometria. Proportioni et proportionalita)。这本书里面他首度用书面的形式提出了奠定了直至今日最为重要的一门技术也就是会计学的复式记账技术的基础,所以他被称之为“会计学之父”。 大家会看到先有了复式记账之后一百多年才有了现代公司制度,也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建立。 公司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于物理客观世界的东西,它只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东西。货币也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东西。国家也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东西。这种想象是一种共同想象,也就是共识。 “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或者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人类语言真正独特的功能是八卦,即表达不存在的事情(虚构故事),如此人类可以构建共同想象的现实,即共同的信念,从而进行大规模团结合作,这是认知革命赋予人类力量的核心。”(《人类简史》) 公司为什么能被建立起来?公司之所以被建立起来,我的观点,就是因为有了会计。因为有了会计,我们才能够去审视一家公司的账,去信任一家公司的账,去相信一家公司“真实存在”,这个公司它才能变成一个所谓的法律意义上的合格的经济主体,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所谓“法人”。 因为有了会计的记账,我们确保每家公司都有账,所以我们认为这个账如果没有问题,通过严刑峻法、通过会计的教育、通过认真地让他们不要记错账、不要记假账,然后我们就可以敢于投资一个公司,我们可以敢于到一个公司去领工资,我们相信这公司能够给我们发工资。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种信任来自于什么?来自于这个技术。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区块链作为一种所谓分布式记账技术,它有什么优越性?记账的本质是为了建立共同的信念。这本账越是准确可靠,越是难以篡改,就越值得信赖,共识就越是牢固。传统会计记账,要依赖人性,要付出社会成本,且容易被篡改。 比特币的发明目标之一,就是消灭掉对人性的可靠性和信用度的依赖和信任,而完全代之以密码学证据。比特币采用的两个最重要的密码学证据,公私钥签名和工作量证明,是数学和物理学的产物。只要其数学原理和物理学定律没有被颠覆,那么这一证据的可信程度,显然远远高于任何一个人或者组织的信用背书和担保。 只有密码学证据还不够,中本聪还要让比特币系统凌驾于全体人类之上,使得没有任何一个人、组织或者强权,可以僭越这套系统、控制这套系统、停止这套系统,为一己之私而损害全民的利益。 中本聪彻底消除了比特币系统中所有的技术中心化、逻辑中心化、经济中心化以及人的中心化,通过在各个层面巧妙设计博弈机制,把比特币系统变成了一个彻底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系统。 基于区块链这种记账技术所构建的去中心化系统所采用的规约人性的方法,是顺应人性的激励,而非对抗人性的惩罚,显然前者的实施成本要比后者低得多。这一点,就把区块链和此前传统的社会治理系统(比如执法系统、监狱系统等)区分开来。 因此我们说,如果有了区块链这样一种更好的记账技术,它能够把所有的这些整个全世界的经济主体的账全部打通,然后掺在一起、不再是相互割裂的账,然后这个账可以确保说我们记得都是对的,并且一旦记下来了是没有人能够再去篡改了,这个账完全是在公开的,在这个区块链上对全世界的人透明,任何人都可以去审计,那么,会不会在这样的一个更好的记账的技术的基础上,产生出新的生产关系组织形式,并且进而更大程度上,数百倍、数千倍的释放生产力,在未来的50年创造比过去几千年创造的财富还要多的财富呢? 也许答案是,是的。至少我是这样的一个乐观主义者。 股份制公司的发明让人类生产力跃升了一个层次。这种中心化、科层制的组织方式,有其内在的脆弱性。《财富》统计过不同类型的企业的平均寿命:世界500强:40-50年跨国公司:11-12年中国集团公司:7-8年中国中小企业:3-4年 大部分用户的职业生涯都远长于公司和项目的寿命。 绝大部分的企业规模不会超过几千人,少数跨国企业和超大型集团企业可能有几万到十几万人,几十万人的企业非常罕见。为什么?因为一个组织就如同一个生命体,其本质是一个耗散系统(普利高津《时间、结构和涨落》),需要源源不断地从外部输入负熵流才能够维持自身的自发组织。而现代企业,这种中心化的组织方式,其对抗熵增的能力有它的天然边界,规模过大之后,无法对抗内部的失序和熵增,无力维持自身的结构和组织,再遇到外部市场因素变化的冲击,便会土崩瓦解。 哈佛商学院的克里斯滕森教授在他写于上世纪90年代的知名著作《创新者的窘境》中写道,对于改进型创新,总是既有的巨头和领先者取胜,但是对于颠覆型创新,则几乎总是名不见经传的新星和挑战者取胜。公司永远没有最好的组织架构。也许只有组织架构层面的去中心化,才能治理一个超级规模的中心化组织。这也许是在制度本质的中心化和治理需求的去中心化之间进行平衡的某种最优解了。最优解,考虑的其实是在经济长波周期中的组织弹性和生存问题。 中心化公司制度的本质决定了,产品的生命全赖领导者思想的进化,组织的弹性全赖他们有效的管理,而作为一个人类,其精力和体力决定了,管理的半径总是有限的。在视野之外,只有茫茫漆黑,潜伏着无数个不怕老虎的初生牛犊,在未来跳出来挑战。 互联网成就了一个新兴职业,产品经理。马化腾、张小龙无疑都是中国互联网界迄今最伟大的产品经理之一。但是他们一刻也不敢放松。马化腾、张小龙不仅创造了腾讯和微信,还要日日为之殚精竭虑,疲于应对预料之外斜地里杀出的一个个挑战者。 有一个人,却是更为伟大的产品经理。他独立上线产品,功成身退,交给社群,产品继续演进,全球成千上万的人自组织起来自愿投身这一事业;他十年前定下顶层设计,算力守护,百年不变;他不求名利,毫无成就自我的梦想,却又有着成就全人类的情怀。他请别人称呼他“中本聪”。 今年是比特币诞生10年。在今天,比特币这条区块链,吸引了全球数千万持币者、矿工、开发者自愿投身于这一事业,数百亿美金的软硬件和电力成本投入,承载千亿美金现货资产,大约相当于半个阿里巴巴的市值。所有参与的人,完全是自组织,而不是受命于中本聪,更不受中本聪的指挥。没有上传下达的科层制管理,没有层层汇报,也没有KPI考核。全世界持币者团结起来,为比特币事业而奋斗终身。 比特币的供应是每四年减半的,这样的一个供应衰减的曲线是有它的上限。最终比特币停止增发是在哪一年?用数学就可以算出来,大概是在2140年。也就是说,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创业期”长达130多年,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世界500强甚至部分国家和政府的设计寿命了。而这仅仅是拿比特币的萌芽期对比后者生旺墓绝的一生。 一百多年是什么概念?从今天开始朝过去回首看一百多年,中国还在鸦片战争刚过去的时候。而且整个人类社会应该是加速发展、指数级加速发展。 所以不用未来百年,我觉得未来10年、20年、50年,在我们有生之年应该就能看到一些非常新的东西出来。也许我们就不再拘泥于说在哪一个公司工作,而是我为哪一条链在工作,我持有哪一条链的数字资产,我在为哪一条链做出我的贡献,并且从中获得激励和回报。 全球贸易不再像今天这样,只是被几千到几万家大的跨国企业所掌控。未来所有的中小企业也许都将是全球化的,原因是他们可以在区块链上进行全球贸易。 这个时代,呼唤一种彻底的范式改变(paradigm shift)。正如克里斯滕森教授所说的,必须舍弃巨头占据领先优势的维度,而选择一个与之垂直的另一维度去发展,从侧面逆袭、换道超车,并且,新维度要与旧维度具有本质上的利益矛盾,使得巨头即使看到、看清楚,也无法跟进,因为其无法主动牺牲自己具有优势的既有业务。 这一新范式究竟是怎样的?这是下一个十年的创业者所着重需要探索和回答的问题。 今年2月份,George Mason大学经济学教授Alex Tabarrok在Marginal Revolution University网站撰文《Hayekin the Machine》中指出,区块链是一种制度技术(institutional technology),它不仅可以协调和治理去中心化的人类经济体(正如政府、企业、市场所做的那样),也可以协调和治理去中心化的机器经济体(以及人机经济体),从而扩展了哈耶克所谓的交换秩序(catallaxy),也即市场的自发秩序。他把这称之为“纳米经济”(nanoeconomics)。 Tabarrok教授最后说,像以太坊这样的智能合约平台,提供了这样一种基于市场的计算架构的骨架。自然,他的这番话得到了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也就是众所周知的V神的高度推崇。 2016年4月30日,当时以太坊这条区块链上最大的众筹项目The DAO项目启动众筹。项目代币DAO,众筹时间为期28天,代币价格大约是100个DAO兑换1至1.5个以太坊。The DAO项目总共筹到了超过1200万个以太坊,几乎占到了当时以太坊数量的14%,当时价值超过1.5亿美金,参与众筹的人数超过11000人。这一盛况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DAO,英文全称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正是V神提出的一个概念。这个去中心组织,依靠智能合约在区块链上运行,没有法律实体,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去中心化的公司”。The DAO则是区块链公司Slock.it发起的一个众筹项目,也是承载着社区厚望的第一个DAO的示范。 可惜,好景不长,6月17日,黑客利用发现的The DAO智能合约的两个漏洞,进行了两百多次攻击,总共盗走了360万的以太坊,超过了该项目筹集的以太坊总数目的三分之一。 整个以太坊社区惊呆了。The DAO项目筹集的以太数目差不多占到当时以太坊总量的14%,这个数量实在是太大了。如果The DAO出了什么事,整个以太坊网络都会遭殃,更不要说以太坊基金会也参与了The DAO项目。 V神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硬分叉回滚以太坊。而这一被诟病为中心化决策的艰难决定,也直接导致了以太坊社区和以太坊主链的分叉。7月20日,硬分叉成功实施。从此,世界上有了一个以太经典ETC和另一个新以太坊ETH。 时隔多年,忆及此事,V神袒露心声,他有些懊悔于当初做出强制硬分叉回滚的决定。 The DAO项目消失了,也给整个区块链世界留下了惨痛的经验教训。但是,DAO这个理念自此深入人心。不过The DAO事件,也让所有社区认识到,围绕区块链建立一种足以取代现代公司制的新组织治理形态,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探索和解决。 今天,区块链行业中商业模式被验证的项目多数还是中心化的(比如交易所),这凸显了通往去中心化组织的路,道阻且长。但是,我们已经从一些初露头角的DeFi项目,比如MakerDAO等,隐约看到了道路和曙光。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辈当上下而求索。因为未来已来,一个基于无损耗价值存储无摩擦金融无边界组织的经济社会,是多么美丽的新世界。 小结一下:500年前,LucaPaccioli发明复式记账法。(记账技术飞跃)400年前,现代公司制创立。(生产关系飞跃)300年前,工业革命。(生产力飞跃)此后300年人类GDP超过此前数千年GDP之和。2009年,比特币上线。(记账技术飞跃)………… 

  未来会发生什么,唯一限制我们的只有我们贫乏的想象力!

(完)更多刘教链原创文章(点击阅读):
新作:

比特币的文化类型及其历史位置(5000字)

【实战】如何抓住Facebook天秤币的机会

区块链金融:DeFi向左,Staking向右

【攻略】币圈破产指南

3000 爆文:

启示录:中本聪十年,阿里的战略,腾讯的梦想,百度的守成,头条的进击

【解局】瑞幸向上,盒马向下

2000 热文:

[深度长文] 996的经济学

罗生门:刘谦换壶、流浪地球和有效市场

【实战】如何抓住Facebook天秤币的机会

1000 好文:

五类恐惧:创业、投资和生活的失败学

深度 |币安被盗七千枚比特币,比特币为何反而逆势上扬、一枝独秀?

解局:美国证监会批准首个代币募资(附中英原文)

波澜壮阔五百年:从达芬奇到中本聪


关键词:比特币新闻 币牛牛

转载自比特币新闻网(www.btc268.com),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区块链DAO vs. 股份制:生产关系革命的原因和意义

原文地址:http://www.btc268.com/qkl/zs/16512.html

本文来源:区块链资讯编辑:btc268.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