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疯狂的币圈:一枚20万块钱的比特币,又要让大妈坐不住了

2021-01-06 10:36 编辑:btc798 来源:比特币之家

2020年底,比特币重回巅峰,价格再创新高,一枚的价格已经是20多万元人民币了,让“吾球商业地理”特约观察员周为筠都惊呼,这已经超越了大家的想象空间。

周兄记得,这几年比特币是玩得就是心跳,暴涨暴跌的就如过山车般刺激。2013年,他的朋友庆云郑重地向他推销了三天比特币,当时他们一度筹划准备买些玩玩。彼时比特币还只有二三千块一枚,搞计算机的朋友挖矿致富不忘兄弟。但在当时,他坚信这玩意挑战人民币的权威,在中国是绝对没有前途的。

但后来他还没有架住比特币疯狂上涨的架势,到2017年,他甚至自己牵线搭桥,鼓动自己表哥花了两千万去鄂尔多斯“挖矿”。

没想到结果啪啪打脸,比特币一路下跌击穿成本价,低点时3万多块一枚,挖出来的币都不够付电费的。矿机的算力也逐渐淘汰掉,搞了一两年只剩下这几百枚虚拟币,他们都以为血本无归了.......

我记得自己在修订《盘活: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时,也曾关注过币圈。如果没记错的话,2008年10月的最后一天,是它的“出柜日”。

这一天,一位名为中本聪的神秘人第一次对外公布了比特币白皮书。在白皮书中,中本聪把比特币描述为:一种完全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它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这看上像是又一轮的“钱包革命”。和比特币同时兴起的,还有区块链的概念。那个时候,今天风头正健的区块链只是被视为比特币的一个部分。

由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造成的金融大崩溃,让很多人对以美元为代表的货币制度产生了担忧,怀疑这个世界最成熟的金融体系是否也有其不可弥补的局限性,加上比特币因为总量有限(共2100万枚),属于典型的定量型数字货币而无法乱发,不存在通胀,以及具有匿名和不可追踪的特性被用作付款,所以一下子便发酵开来。

然而,和P2P一样,“中国人接触比特币的方式,并不全是像星空那样的技术大牛,因为技术而缘起,更多的是嗅到金钱的味道,误打误撞地闯进了比特币的世界。” (瑶叔,《比特币野史》,火星财经)

包括李笑来、赵东、烤猫(蒋信予)、吴忌寒、南瓜张(张楠骞)、长铗(刘志鹏)等币圈大佬,都是2011年左右开始接触比特币并大量买入。由于他们常出没于这家位于海淀西大街48号二楼名为车库咖啡的咖啡厅,这也让它成了国内第一代币圈大佬的集结地,也基本上算是“币圈发源地”。前来朝圣的不少人,也在日后成为了币圈内坚定的创业者。李林在2013年9月创办了火币网,徐明星则在10月创办了OKCoin。何一成了币安的联合创始人,杜均则成为了金色财经创始人——借着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东风,这些创业项目很快就火热一时,成为知名的币圈交易所。

“除了交易所系,矿机系的大佬们也逐渐崭露头角。15岁便以全国第11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烤猫,造出了Asic矿机,挖矿能力比当时市场上的矿机高出数倍。短短的三个月时间,烤猫就赚了2个亿,公司股票上涨了50多倍。”

由于在与烤猫的合作中出了一些差池,吴忌寒决定开发自己的矿机和芯片。就这样,比特大陆成立了。

更多的人闻风而起。你很难想象,“中国矿工”这个一提起就会想到“煤黑子”的名词,居然改变了自己的内涵,成为这个世界最抢手的“职业”——他们一边凭借着上述大佬们制造的专业矿机,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比特币世界算力军备竞赛,将“挖矿”的门槛提升上万倍;一边又凭借内蒙、四川和新疆等地廉价的电力成本,进而垄断了比特币产业链的最上游:比特币的开采。

这也让中国出现了反向的“候鸟运动”——当夏天四川盆地雨水充足,与此同时电力供应足够,各类矿场如雨水春笋般扎根于此,到了秋冬枯水季节,矿场们就会不畏严寒向新疆和内蒙古等地迁徙。因为这些地方相对南方的电价,便宜很多。(《币圈发展史:从一夜暴富到一无所有》,币圈黑盒)

2014年以太坊(ETH)的建立,更是让币圈进入了新一轮的狂欢。相比较比特币(BTC)、以太币(ETH)这些类似各国法币的“协议代币”,由于智能合约功能的出现,代币的创造在技术上已经变得非常容易,一下子便进入了人人可以发币的时代。对于只关心比特币的人,其他一切都是shitcoin(垃圾币)。

事实也不埋没外界对它们的“赞誉”。相比于不存在通胀的比特币,这些shitcoin有些都是“凭空而出”。而且,在发行后大多很难在应用场景和社群行销营运上有所突破,也就很难让持币人信服,但这些并不妨碍这些shitcoin用来募资,哦不,圈钱。比如说,它有可能就变成了“传销币”。

有人就发现,在炒币的过程出现了这样一件事——币种的推广机制突然改变,改成了:你推荐一个人就可以获取一定的奖励,你推荐的人再去推荐别人,你还可以得到一定的奖励。这种场景是不是让你有点熟悉?

这让人不禁感慨,如今的币圈,“基础规范还没有建立起来,各怀私心的人却都在讲一个共同的梦想。”这些梦想被巧妙包装,并被ICO(类似于股票的IPO,只是把所发行的标的由证券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的方式推向市场。

如果说刚开始的2013-2014年,ICO的对象基本都是数字货币爱好者或者是技术极客,那么当随后参与的人群中慢慢地出现了无数的投机者,上至五六十岁大妈,下至十八九岁学生,你就会发现,这个生意从根子开始烂了。

“大部分人根本不看白皮书所写的内容,ICO的项目方的水平也变得越来越参差不齐,空气币、传销币不断,ICO的内容也是变得五花八门,英雄链、太空链、超级明星,融资数千万甚至几十亿,上线即破发90%以上,甚至归零跑路。” (《币圈发展史:从一夜暴富到一无所有》,币圈黑盒)

到最后,你会发现,它和P2P相似,都是换汤不换药,最终沦为披着科技外衣的非法集资、传销和诈骗。

这样的币圈自然会沦为被监管和整顿的对象。

2013年12月6日,央行联合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国内支付机构开始不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帐和提现,Okcoin和比特币中国宣布暂停人民币充值。这让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次历史性大跳水。这种萎靡,一直持续到了2017年。

这也是周兄怂恿表哥去挖矿,也是遭遇不测的一年。币圈先是因故又重回大牛市,如比特币7年时间价格翻了100万倍,吹出了一个大气球,而ICO市场更是卷入了无数人,然而“上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随着官方反复强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加上人民币贬值,外汇储备下降,个人购汇的监管收紧,国家严防热钱出逃……悬挂在币圈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在9月4日落了下来。这也让“94”成为了币圈泡沫史上最具有标志性的一天。

但祸福相依,随着币圈一片哀鸿,依附于比特币的区块链却因此作为一种单独的技术被抽离出来,并被日后捧成一种彻底改变人类信用产生方式和生产力组织方式的科技变革。某种意义上,正是大量涌现的发币项目为区块链创业添了最旺的一把火,在迅速收获巨额融资的同时,再次生造出体量巨大的行业泡沫。

到2018年,轮到区块链火了。在周兄看来,分布式系统记账和存储、无法篡改的数据结构以及共识算法,是不明觉厉的大众理解不了的“三体世界”。但这个世界,往往是趁你懵要你命。结果骗子太多傻子不够用,区块链被玩坏了,连带着数字货币也被搞坏了名头。

因为区块链的应用像基础设施建设,大多是不赚钱的生意,除非有财政金主买单。可是谁愿意光干不赚钱,于是链圈在这两年逐渐坐不住了,不少趁着虚拟币泡沫收割了一波,打着链圈的名干着炒币的活为数不少,各种山寨币让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渐渐地,币圈和链圈泾渭分明,是互相瞧不起的两拨人。

然而这个世界总是让人摸不清楚头脑。就在这些年来周兄和朋友都忙忘记那笔失败投资,而那些挖币炒币的都为“正经人”所不齿和遗忘时,等比特币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时,我们都已经高攀不起了。


关键词:比特币新闻 币牛牛

转载自比特币新闻网(www.btc268.com),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疯狂的币圈:一枚20万块钱的比特币,又要让大妈坐不住了

原文地址:http://www.btc268.com/news/qkl/27003.html

本文来源:比特币之家编辑:btc798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