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金融博览财富」警惕数字货币“虚火”

2019-12-09 16:29 编辑:btc798 来源:比特币之家

67美元、20000美元、9000美元……

看到这组数据,您想到了什么?

其实,这是国际上作为数字资产的比特币在2013年7月、2017年12月和2019年10月所经历的价格,暴涨暴跌可谓是对其最好的诠释。如果时间拉长到2009年比特币诞生时,这种暴涨暴跌则显得更剧烈。

这里有一个著名的小故事。2010年5月22日,一位名叫拉兹罗·汉尼茨的程序开发员花了1万枚比特币从另一位比特币爱好者手中买了两份披萨。这是公认的第一笔发生在现实世界里的比特币交易。当时,1万枚比特币的价值约为40美元,而在2017年12月最高峰时价值近2亿美元,即便按目前9000多美元的价格计算,其价值也超过了9000万美元。

相信,全世界吃过价值近2亿美元的披萨,有且只有程序开发员汉尼茨了。

其实,除了暴涨暴跌,在数字货币(由于法定数字货币未落地,这里特指私人数字货币)圈子里,还存在着频频失窃、ICO融资乱象、诈骗、传销等风险和骗局。

因此,早在2017年我国便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所谓的首次代币发行(ICO)。目前,国内关于数字货币的交易仍是禁止的,对于那些打着数字货币旗号的投资方式需要引起大家的警惕,不要参与其中。

下面,本文将梳理一下“币圈”中的那些风险和骗局,以便读者有清晰的认识,谨防上当受骗。

频频失窃的数字货币

2019年1月,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ipherTrace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由黑客窃取或被骗取的私人数字货币价值高达17亿美元,与2017年相比激增了约400%。其中,9.5亿美元的损失,是黑客利用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电子钱包等漏洞所导致的,较2017年增长约260%。剩下的7.5亿美元,则是由欺诈性ICO、钓鱼攻击以及花样繁多的数字货币庞氏骗局所产生。

从地域来看,上述价值17亿美元的数字货币损失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市场。

2018年1月,黑客攻击了日本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Coincheck,导致客户损失价值约580亿日元(约合38亿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NEM)。这成为了迄今日本发生的最大虚拟货币失窃案,也是全球最大的一次数字货币失窃案。

Coincheck表示,失窃案发生在1月26日凌晨,并在此后长达8小时时间里未被交易所发现,直到上午才发现“新经币”余额大幅减少。在此期间,Coincheck平台已经发送出523万个“新经币”,价值约580亿日元。

当时,“新经币”的总市值约为94亿美元,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第八位。发生这一事件后,“新经币”在短短5小时之内暴跌了20%,并同时引发全球各种数字货币的跟风下跌,其中比特币跌幅也一度达到10%左右。

有日本投资者表示:“我的损失总额大概100万日元,打击太大,今后很难信任数字货币了,估计大家也不会去投资了。”

其实,在通常情况下,数字货币通过离线保存方式来确保资金安全,但是Coincheck平台上的“新经币”却保存在连接互联网的“热钱包”中,随时面临着黑客攻击的危险。

除了日本,韩国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thumb也遭遇过多次黑客攻击,2018年6月被盗走价值约350亿韩元(约合2.1亿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

作为世界五大比特币交易所之一,Bithumb也是韩国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占韩国比特币交易市场份额的75.7%。2018年6月20日,Bithumb在其网站发布公告称,“因安全问题日益严重,临时全面停止平台的充值和提币业务。已经证实,从深夜至凌晨有约350亿韩元的数字货币被盗。”这也是Bithumb在12个月内第三次被黑客攻击。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数字货币交易所因受到黑客攻击所造成的损失约为8亿元人民币。

例如,1月15日,新西兰加密货币交易所Cryptopia遭遇严重安全漏洞,30790个以太币(ETH)被盗,损失约1600万美元。2月,以色列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mama遭黑客攻击,45万用户信息泄露。3月26日,新加坡DragonEX龙网交易所被盗损失超过500万美元,被盗的数字货币包括BTC、ETH、EOS、XRP、ETC、USDT等20余种主流币种。3月30日,韩国Bithumb交易所再次被盗,损失近1900万美元。

由于数字货币被盗事件频频发生,公众开始质疑其底层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性。虽然区块链技术拥有自己独特的安全优势,但却并非是完美无缺的“铜墙铁壁”,它在算法、协议、开源实现、私钥使用、隐私问题等方面也存在着诸多薄弱环节,亟需得到进一步研究和突破。

ICO融资乱象

ICO,首次代币发行,也被称为代币销售。其援引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初创企业通过向早期支持者发行新数字代币筹集资金以支持其发展的创新方式。

由于ICO能够筹集大量资金,并且ICO领域内并没有完善的法律规定,因此它成为了国内外犯罪分子的“天堂”。

2017年是国内ICO最疯狂的时候。一份白皮书、一个网站、一个所谓的专业团队再加上从淘宝买来的白皮书,只要懂点代码就可以去市场上发币了。

《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约26亿元。同时,也有相关资料指出,2017年国内有80%的区块链领域ICO是骗局,不仅个人投资者频频中招,连机构投资者也难以幸免。

针对于此,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直接将ICO打入“冷宫”,项目方、交易所纷纷跑路,国内投资者谈币色变。

除了国内ICO“韭菜”被收割,国外的ICO项目也一点不想“落后”,骗局和套路一个接着一个,发生了诸如美国Confido跑路事件、美国CTR事件、立陶宛Prodeum跑路事件、爱沙尼亚Polybius项目事件和越南ICO诈骗案等ICO骗局。

这里,我们来看一看美国Confido跑路事件和立陶宛Prodeum跑路事件。

2017年年末,在美国,一家名为“Confido”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发行了一种叫作“CFD”的代币,声称“提供安全的,去信任的虚拟加密货币支付”,并承诺为在线购物提供全新、安全、去中心化的匿名支付解决方案,在募集了约37.5万美元后,其发起人关闭了Twitter、Facebook上的账号,携款“人间蒸发”,留下一地鸡毛。

立陶宛的Prodeum项目仅仅存在了8天时间。2018年1月20日,Prodeum区块链项目发起,按计划将利用以太币区块链技术革新蔬菜水果行业,消费者可以通过该技术追踪果蔬实际产地和价格信息。该项目吸引了数万名投资者参与。

仅仅8天后,项目方就无故下线网站,随后社交平台的官方信息也被删除干净,未解释任何原因。而所有参与项目的投资者除了拿到Prodeum花费十几分钟创建的代币外,投入的资金或以太币等数字货币全部消失。

可以说,相比转瞬即逝的流星雨,上述来去匆匆的ICO乱象更像呼啸而过的龙卷风,徒留投资者们在风中凌乱地嘶吼着。

传销式数字货币

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却总有不法分子打着数字货币的幌子,试图给老百姓画“大饼”,骗取他人钱财。

2017年4月,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结合互联网传销的最新特点,下发了《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2017年版),新增了数字货币传销的相关内容。

该指南指出,数字货币的理解需要一定的门槛,大部分投资者并不懂数字货币,很多传销分子利用这一点进行传销行骗,将“数字货币”的概念与传销结合起来,形成了“传销式数字货币”。

这份指南点名了26种所谓数字货币都是披着或者疑似披着数字货币的外衣进行非法传销的项目,分别是:珍宝币、百川币、SMI、MBI、马克币、暗黑币、MMM、美国富达复利理财、克拉币、V宝、维卡币、石油币、华强币、CB亚投行香港集团、币盛、摩根币、贝塔币、世通元、U币、聚宝、21世纪福克斯、万喜理财、万福币、五行币、易币、中华币等。

比如,曾经一度火热的维卡币(Onecoin),由一个保加利亚女人成立的名叫Onecoin的公司发起,并在全球进行着数字货币的传销。

据统计,在全世界共有超过200个国家、超过300万人参与了维卡币的传销骗局。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一个国家就有差不多1.5万人正在主动或被动受骗。同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境内的维卡币传销骗局的涉案金额约70亿元人民币;全球维卡币开户总数1077万余个,总层级数为67671层,全球维卡币激活码购买总数达480多万个,金额约为158亿欧元。

2017年12月,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维卡币事件的二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维卡币传销组织对外宣称是继“比特币”之后的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升值空间大,诱骗他人投入巨额资金到其设立的网站,并设立门槛,会员注册后不能退会、退款。要成为维卡币组织的会员,必须在老会员的推荐下,缴纳不同级别的“门槛费”获得相应级别激活码,并注册成为不同级别的会员。

又比如摩根币,跟摩根大通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运用数字签名、区块链等技术,以投入少、利润高、推荐别人加入有额外奖励的机制吸引了大批的早期投资者。按照其蛊惑人心的计算方式,如果投入1000元,每天产生10个摩根币,价值10元,一个月就是300元,一年就是3600元,毛利润率达到360%。这还仅仅是保本的部分,要是再加上不封顶的见点奖和每天1万元的领导奖,参与者进入富豪榜是指日可待的。

如此简单的“高回报率”骗局,却吸引了众多盼望早日致富的人趋之若鹜,最后也只能落得“退潮后的裸泳”。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初,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大通计划推出加密数字货币摩根币(JPM Coin),并用于即时结算客户间的支付交易。当然,此“摩根币”非彼“摩根币”,需要人们擦亮眼睛看清楚,以免上当受骗。

数字货币监管之法

对于私人数字货币的监管,各国政府及监管机构的态度不尽相同,但都认为数字货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及应用前景。

总体上,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瑞士、新加坡等国家对数字货币表现出支持或友好的态度,并出台各种政策鼓励该行业的发展和应用。与之对应,美国、俄罗斯、韩国、法国和中国等国家则持较为谨慎的态度。

具体来看,日本的政策最为宽松,不仅承认了数字货币支付手段合法,还批准免除数字货币交易税。英国则采用沙盒监管的模式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并为数字货币的发展提供适当宽松的实验空间。新加坡则将数字货币等同于商品处理,不干预商户接受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行为。

在持谨慎态度的国家中,美国各州正积极采用牌照化管理的方式,对非法定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数字货币衍生产品进行管理,但监管态度存在州际差异。在俄罗斯,数字货币交易已于2014年被禁止,随后还关停了多家数字货币网站与社区,不过近年来其态度正在悄然发生转变。

在我国,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违法金融活动、保持人民币地位以及维护金融稳定等的需求,监管部门先后下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文件,明确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商品属性,禁止各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开展非法定数字货币的相关业务,并关闭了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以及停止了相关业务。

对于如何监管数字货币,七国集团(G7)10月18日发布报告称将在近期出台数字货币监管指引。这将对各国的监管提供一个参考。与此同时,英格兰银行行长Mark Carney也表示,“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都没有打算使欧洲成为数字货币的禁飞区。但是数字货币将必须满足最高的监管标准,并遵守更广泛的公共政策目标。当我们谈论人们的金钱时,创新与安全之间不能有取舍。”

国际清算银行的相关专家也表示,在全球支付体系中运用数字货币的技术时,需要有强有力的监管体系、法律体系来支持数字货币的使用。一是通过法律支持监管;二是私营主体间进行信息交易时,需要有法律基础作为保护。67美元、20000美元、9000美元……

看到这组数据,您想到了什么?

其实,这是国际上作为数字资产的比特币在2013年7月、2017年12月和2019年10月所经历的价格,暴涨暴跌可谓是对其最好的诠释。如果时间拉长到2009年比特币诞生时,这种暴涨暴跌则显得更剧烈。

这里有一个著名的小故事。2010年5月22日,一位名叫拉兹罗·汉尼茨的程序开发员花了1万枚比特币从另一位比特币爱好者手中买了两份披萨。这是公认的第一笔发生在现实世界里的比特币交易。当时,1万枚比特币的价值约为40美元,而在2017年12月最高峰时价值近2亿美元,即便按目前9000多美元的价格计算,其价值也超过了9000万美元。

相信,全世界吃过价值近2亿美元的披萨,有且只有程序开发员汉尼茨了。

其实,除了暴涨暴跌,在数字货币(由于法定数字货币未落地,这里特指私人数字货币)圈子里,还存在着频频失窃、ICO融资乱象、诈骗、传销等风险和骗局。

因此,早在2017年我国便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所谓的首次代币发行(ICO)。目前,国内关于数字货币的交易仍是禁止的,对于那些打着数字货币旗号的投资方式需要引起大家的警惕,不要参与其中。

下面,本文将梳理一下“币圈”中的那些风险和骗局,以便读者有清晰的认识,谨防上当受骗。

频频失窃的数字货币

2019年1月,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ipherTrace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由黑客窃取或被骗取的私人数字货币价值高达17亿美元,与2017年相比激增了约400%。其中,9.5亿美元的损失,是黑客利用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电子钱包等漏洞所导致的,较2017年增长约260%。剩下的7.5亿美元,则是由欺诈性ICO、钓鱼攻击以及花样繁多的数字货币庞氏骗局所产生。

从地域来看,上述价值17亿美元的数字货币损失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市场。

2018年1月,黑客攻击了日本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Coincheck,导致客户损失价值约580亿日元(约合38亿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NEM)。这成为了迄今日本发生的最大虚拟货币失窃案,也是全球最大的一次数字货币失窃案。

Coincheck表示,失窃案发生在1月26日凌晨,并在此后长达8小时时间里未被交易所发现,直到上午才发现“新经币”余额大幅减少。在此期间,Coincheck平台已经发送出523万个“新经币”,价值约580亿日元。

当时,“新经币”的总市值约为94亿美元,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第八位。发生这一事件后,“新经币”在短短5小时之内暴跌了20%,并同时引发全球各种数字货币的跟风下跌,其中比特币跌幅也一度达到10%左右。

有日本投资者表示:“我的损失总额大概100万日元,打击太大,今后很难信任数字货币了,估计大家也不会去投资了。”

其实,在通常情况下,数字货币通过离线保存方式来确保资金安全,但是Coincheck平台上的“新经币”却保存在连接互联网的“热钱包”中,随时面临着黑客攻击的危险。

除了日本,韩国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thumb也遭遇过多次黑客攻击,2018年6月被盗走价值约350亿韩元(约合2.1亿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

作为世界五大比特币交易所之一,Bithumb也是韩国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占韩国比特币交易市场份额的75.7%。2018年6月20日,Bithumb在其网站发布公告称,“因安全问题日益严重,临时全面停止平台的充值和提币业务。已经证实,从深夜至凌晨有约350亿韩元的数字货币被盗。”这也是Bithumb在12个月内第三次被黑客攻击。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数字货币交易所因受到黑客攻击所造成的损失约为8亿元人民币。

例如,1月15日,新西兰加密货币交易所Cryptopia遭遇严重安全漏洞,30790个以太币(ETH)被盗,损失约1600万美元。2月,以色列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mama遭黑客攻击,45万用户信息泄露。3月26日,新加坡DragonEX龙网交易所被盗损失超过500万美元,被盗的数字货币包括BTC、ETH、EOS、XRP、ETC、USDT等20余种主流币种。3月30日,韩国Bithumb交易所再次被盗,损失近1900万美元。

由于数字货币被盗事件频频发生,公众开始质疑其底层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性。虽然区块链技术拥有自己独特的安全优势,但却并非是完美无缺的“铜墙铁壁”,它在算法、协议、开源实现、私钥使用、隐私问题等方面也存在着诸多薄弱环节,亟需得到进一步研究和突破。

ICO融资乱象

ICO,首次代币发行,也被称为代币销售。其援引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初创企业通过向早期支持者发行新数字代币筹集资金以支持其发展的创新方式。

由于ICO能够筹集大量资金,并且ICO领域内并没有完善的法律规定,因此它成为了国内外犯罪分子的“天堂”。

2017年是国内ICO最疯狂的时候。一份白皮书、一个网站、一个所谓的专业团队再加上从淘宝买来的白皮书,只要懂点代码就可以去市场上发币了。

《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约26亿元。同时,也有相关资料指出,2017年国内有80%的区块链领域ICO是骗局,不仅个人投资者频频中招,连机构投资者也难以幸免。

针对于此,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直接将ICO打入“冷宫”,项目方、交易所纷纷跑路,国内投资者谈币色变。

除了国内ICO“韭菜”被收割,国外的ICO项目也一点不想“落后”,骗局和套路一个接着一个,发生了诸如美国Confido跑路事件、美国CTR事件、立陶宛Prodeum跑路事件、爱沙尼亚Polybius项目事件和越南ICO诈骗案等ICO骗局。

这里,我们来看一看美国Confido跑路事件和立陶宛Prodeum跑路事件。

2017年年末,在美国,一家名为“Confido”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发行了一种叫作“CFD”的代币,声称“提供安全的,去信任的虚拟加密货币支付”,并承诺为在线购物提供全新、安全、去中心化的匿名支付解决方案,在募集了约37.5万美元后,其发起人关闭了Twitter、Facebook上的账号,携款“人间蒸发”,留下一地鸡毛。

立陶宛的Prodeum项目仅仅存在了8天时间。2018年1月20日,Prodeum区块链项目发起,按计划将利用以太币区块链技术革新蔬菜水果行业,消费者可以通过该技术追踪果蔬实际产地和价格信息。该项目吸引了数万名投资者参与。

仅仅8天后,项目方就无故下线网站,随后社交平台的官方信息也被删除干净,未解释任何原因。而所有参与项目的投资者除了拿到Prodeum花费十几分钟创建的代币外,投入的资金或以太币等数字货币全部消失。

可以说,相比转瞬即逝的流星雨,上述来去匆匆的ICO乱象更像呼啸而过的龙卷风,徒留投资者们在风中凌乱地嘶吼着。

传销式数字货币

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却总有不法分子打着数字货币的幌子,试图给老百姓画“大饼”,骗取他人钱财。

2017年4月,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结合互联网传销的最新特点,下发了《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2017年版),新增了数字货币传销的相关内容。

该指南指出,数字货币的理解需要一定的门槛,大部分投资者并不懂数字货币,很多传销分子利用这一点进行传销行骗,将“数字货币”的概念与传销结合起来,形成了“传销式数字货币”。

这份指南点名了26种所谓数字货币都是披着或者疑似披着数字货币的外衣进行非法传销的项目,分别是:珍宝币、百川币、SMI、MBI、马克币、暗黑币、MMM、美国富达复利理财、克拉币、V宝、维卡币、石油币、华强币、CB亚投行香港集团、币盛、摩根币、贝塔币、世通元、U币、聚宝、21世纪福克斯、万喜理财、万福币、五行币、易币、中华币等。

比如,曾经一度火热的维卡币(Onecoin),由一个保加利亚女人成立的名叫Onecoin的公司发起,并在全球进行着数字货币的传销。

据统计,在全世界共有超过200个国家、超过300万人参与了维卡币的传销骗局。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一个国家就有差不多1.5万人正在主动或被动受骗。同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境内的维卡币传销骗局的涉案金额约70亿元人民币;全球维卡币开户总数1077万余个,总层级数为67671层,全球维卡币激活码购买总数达480多万个,金额约为158亿欧元。

2017年12月,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维卡币事件的二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维卡币传销组织对外宣称是继“比特币”之后的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升值空间大,诱骗他人投入巨额资金到其设立的网站,并设立门槛,会员注册后不能退会、退款。要成为维卡币组织的会员,必须在老会员的推荐下,缴纳不同级别的“门槛费”获得相应级别激活码,并注册成为不同级别的会员。

又比如摩根币,跟摩根大通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运用数字签名、区块链等技术,以投入少、利润高、推荐别人加入有额外奖励的机制吸引了大批的早期投资者。按照其蛊惑人心的计算方式,如果投入1000元,每天产生10个摩根币,价值10元,一个月就是300元,一年就是3600元,毛利润率达到360%。这还仅仅是保本的部分,要是再加上不封顶的见点奖和每天1万元的领导奖,参与者进入富豪榜是指日可待的。

如此简单的“高回报率”骗局,却吸引了众多盼望早日致富的人趋之若鹜,最后也只能落得“退潮后的裸泳”。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初,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大通计划推出加密数字货币摩根币(JPM Coin),并用于即时结算客户间的支付交易。当然,此“摩根币”非彼“摩根币”,需要人们擦亮眼睛看清楚,以免上当受骗。

数字货币监管之法

对于私人数字货币的监管,各国政府及监管机构的态度不尽相同,但都认为数字货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及应用前景。

总体上,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瑞士、新加坡等国家对数字货币表现出支持或友好的态度,并出台各种政策鼓励该行业的发展和应用。与之对应,美国、俄罗斯、韩国、法国和中国等国家则持较为谨慎的态度。

具体来看,日本的政策最为宽松,不仅承认了数字货币支付手段合法,还批准免除数字货币交易税。英国则采用沙盒监管的模式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并为数字货币的发展提供适当宽松的实验空间。新加坡则将数字货币等同于商品处理,不干预商户接受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行为。

在持谨慎态度的国家中,美国各州正积极采用牌照化管理的方式,对非法定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数字货币衍生产品进行管理,但监管态度存在州际差异。在俄罗斯,数字货币交易已于2014年被禁止,随后还关停了多家数字货币网站与社区,不过近年来其态度正在悄然发生转变。

在我国,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违法金融活动、保持人民币地位以及维护金融稳定等的需求,监管部门先后下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文件,明确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商品属性,禁止各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开展非法定数字货币的相关业务,并关闭了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以及停止了相关业务。

对于如何监管数字货币,七国集团(G7)10月18日发布报告称将在近期出台数字货币监管指引。这将对各国的监管提供一个参考。与此同时,英格兰银行行长Mark Carney也表示,“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都没有打算使欧洲成为数字货币的禁飞区。但是数字货币将必须满足最高的监管标准,并遵守更广泛的公共政策目标。当我们谈论人们的金钱时,创新与安全之间不能有取舍。”

国际清算银行的相关专家也表示,在全球支付体系中运用数字货币的技术时,需要有强有力的监管体系、法律体系来支持数字货币的使用。一是通过法律支持监管;二是私营主体间进行信息交易时,需要有法律基础作为保护。


关键词:比特币新闻 币牛牛

转载自比特币新闻网(www.btc268.com),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金融博览财富」警惕数字货币“虚火”

原文地址:http://www.btc268.com/news/qkl/17210.html

本文来源:比特币之家编辑:btc798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