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再见,币安

2019-12-03 00:29 编辑:btc798 来源:比特币之家

2018年,币安创始人何一公开回应媒体:“希望中国有关部门能给数字虚拟货币一个规范清晰的道路。”


今年6月份面对媒体何一做了一期访谈题目是:“如果国内政策开放,币安有信心为国争光。”


在11月25日,电视上播出了《上海:排摸整治虚拟币相关业务 “币安”驻沪办关闭》,我想币安2个月前使出回马枪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这一幕;而币安应该是想回国的,于是连夜采访了何一,敲下了文字。


在大家的认知里,币安是一家国际公司,但它起于中国,根在国内,创始人也在国内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而过去两年币安在国际一路开疆辟土,已经和中国用户渐行渐远;现在的缺席是否意味着永久离场?


未来或许有定数,时间也是衡量一切的标尺。


国外两年


在人类活动某个非凡的阶段结束后,在转型期的末尾,旧的路标已经消失,新的路标尚未被识别,如何明智地导航,穿越忽然变得疏远陌生的人类社会图景,让每个人都异乎寻常地迷惑。


两年前的一天日本东京是上午九点在临近上班的时间,看着驶向城市某处的地铁在露天铁轨上加快了速度。何一胸腔里的心脏跳动仿佛应和着这种节拍,随着消失的地铁这种律动更加有力。


每一个运行在东京城市的地铁,都有自己的路标,而9.4.时期区块链旧的路标已经消失,新的路标尚未被识别,币安团队选择此时来到日本,是因为日本政府支持交易所的业务。两年前的币安是成立不久的币安,新生儿变现了最成熟的一面也变现的很守规矩,只开通了币币交易,不纠结国内不明朗的政策,也没有开通法币业务(可能是最晚开通法币通道的主流虚拟平台)。


可事实是,在2018年3月24日的时候,币安被日本金融厅警告让停止开展公司业务。日本是一个本土化意识保护很强的国家,驱逐也并不一定代表停止。早在日本金融厅发出警告的前一天,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于2018年3月23日发Twitter称:“欢迎币安来马耳他,我们要成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并且规范区块链技术行业,为全球一流金融科技公司打造最适宜的栖息地。”



马耳他是一个位于地中海的南欧岛国,对加密货币业务和投资者一直较友好。币安和马耳他政府建立了合作关系,直接帮助马耳他这个地中海国家成为了全球区块链的中心。当时注意到国内币圈媒体,正好拿火币拿到美国牌照来和币安被驱逐出日本做对比,不想批判谁对谁错,搜索了一下国外新闻的论坛,觉得有道理就贴出来了。



何一让币安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最务实的公司,它在寻找适合自己生长环境的同时,也更喜欢把钱花在对自身发展有利的资产上:相比于买上一块牌照、收购合约交易所、钱包、和其它国家的交易所对币安可能有意义些。


值得注意的是在币安开辟了马耳他的时候,国内的交易所也在同年的4月12号搬至马耳他。


 出征的勇士


“我读坦格利安的征服史,我听到巨龙展翅的声音了吗?不,我听到了甲虫被碾碎的声音。”


---《冰与火之歌》提利昂·兰尼斯特


穿过薄薄的一片云层,地面的上一切变得逐渐清晰。前一分钟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透过飞机的窗口向地面观都是上帝视角。


下了飞机,何一用流利的英语礼貌的感谢着机场工作人员,一边回答着我问题,她告诉我说一年中大部分的工作就是飞往世界各地去谈业务和见不同的人。我们聊了很多,包括神秘企业币安的国际文化。


她告诉我:“团队说英语不是国际化,海外留学不是国际化,穿西装打领带不是国际化,企业的国际化不是被打造出来的,发发吹捧稿件自己骗自己更不是国际化。”


客观来看,在未来5年中,非洲、东南亚、印度和中东依然会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首选的出海市场,但是前往这些地方发展的成本和难度将会越来越大。


我国政府近几年一直在推行人民币的国际化,但重要的一点中非贸易结算的数据相差还是很大。两年来才提升6%。并不是做的不够好,而是因为“美元霸权”。


非洲国家普遍存在外汇管制政策,中非贸易大部分是用美金结算的,即使非洲国家想用人民币结算,也是困难重重。全世界都在为美元打工,这是影响中非贸易的最主要问题。我国和其他地区的合作,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2019年8月18日,中央支持深圳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其中一条是: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中央在通知里说的非常直白,移动支持,当然不是支付宝、微信的移动支付,中国在此类移动支付上世界领先,通知里的核心是这句话: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在放出这一重磅消息18个小时后,币安也公布启明星(venus)计划(不知道算不算重磅)。计划大体:打破金融霸权,重塑世界金融体系,让后发国家掌握更多金融主动权,保障本国金融安全,提升国家与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效率,打造一个独立自主的“区域版Libra”。可以说,币安的启明星计划,就是为我国政府量身打造的。而且,币安和非洲以及一些欧洲国家也有深度的合作,同时这方面币安有很大的优势。


优势一:2017年成立之初就立足国际市场,用户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在有中国背景的企业中,是全球化最强的公司。

优势二:完成区块链的技术储备,在公链、DEX、Binance X等领域深耕,为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区块链咨询服务。

优势三:作为区块链的公司在国际上有着巨大的品牌号召力和庞大的用户规模。


币安在启明星的计划中向中央正府给出三点建议,


1,建议中央正府确立区块链行业与数字稳定币在未来金融体系中的核心战略地位。

解读:很重要,要重视。


2,建议在一定范围内建立监管沙盒机制,试点基于数字稳定币的支付结算服务。

解读:允许小范围先试。


3,建议允许民营企业发行数字稳定币,开发跨境支付结算系统。

解读:允许我们来试。


时间上过去将近3个月了,当Libra计划在美国受阻,币安在国际上的动作却可圈可点。


币安上线非洲的首个法币通道Binance Uganda(乌干达先令),公告称:币安交易所交易币种为乌干达先令。


币安泽西合规持牌平台支持英镑交易,悄然更名币安英国。


币安US合规持牌平台支持美元,上线一月日交易量已达数千万美元。


币安在新加坡获得淡马锡旗下Vertex投资建立币安新加坡(Binance Singapore)的合规法币交易平台,为东南亚地区提供法币交易的通道和服务。


币安与Advcash达成合作,用户可以使用信用卡、储蓄卡以及Advcash钱包在币安主站进行欧元 (EUR), 俄罗斯卢布 (RUB), 乌克兰格里夫纳 (UAH) 和哈萨克斯坦坚戈 (KZT)的充值和提现,并在币安“一键买币”页面用钱包余额直接买卖BTC、ETH和XRP。“一键买币”页面还支持美元(USD)和尼日利亚奈拉(NGN)。


币安创始人CZ在11月于俄罗斯莫斯科演讲,其中有提到币安的新法币-卢布渠道开通;


2019年10月24日,币安宣布携手非洲金融科技公司Flutterwave共同推出法币-加密货币交易通道,为非洲用户提供使用法币购买加密货币的新渠道。用户通过Flutterwave可以充值尼日利亚奈拉(NGN)到币安。


其中,非洲作为世界上面积第二大的洲,已经展现出对加密货币的强大需求和关键用例,尤其是在获取金融服务方面。目前币安法币通道覆盖全球 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前段时间,币安也在API中悄悄添加了欧元(EUR)和英镑(GBP)的交易对。 


这是币安近期在多国频频出手的信息,开通各国法币通道是venus计划的前奏,相比于libra的受阻,币安聪明之处是先做的合规与流动性。CZ认为,稳定币本身是网络效应,当其他人都开始用的时候,这个效应就会显现,这是很难预测的。就在前不久,百慕大就已经接受了币安发行的稳定币BUSD,以及其他几种稳定币如USDC、TUSD、USDS和Ultra USD作为税收和公共服务缴费可选的支付手段。


在国际化这件事上,需要更国际化的企业去完成,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而中国的文化输出需要的不是听话的家奴,而是能够出征的勇士。



币安下一个阶段是做好区块链技术储备对标以太坊


位于东西半球的币安员工在咖啡馆里做好方案后,等待南北半球的员工起床后修改完善。一个重大的工作方案从开始的头脑风暴到最后的全球执行,往往要经过两个不同半球的团队成员之间的通力配合。互联网社交工具的便捷让币安只通过中文和英语进行交流。币安不会在乎你是在土耳其的卡帕热气球上完成的这项工作,还是在纽约大都会的公园中,大家都按项目制在全球找出你的团队成员,中国式的效率在国际文化的碰撞中日益把每一个员工过往的棱角磨平。


在区块链世界里除了BTC,没有被快l证伪的项目恐怕只有交易所。币安的BNB Token是最早创新的平台token,是带动整个平台的催化剂。


再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币安的BNB就将传统的几个巨头(OKCoin、火币网、比特币中国)甩在了身后,在平台币1.0时代BNB Token 也完全融入了产品之中,尽可能的把BNB去赋予更多价值,如今已经在120个应用场景中能使用BNB,涵盖的有旅游、信用卡支付、土地买卖、社交、求职招聘等领域,这种共识的建立基础是币安团队将团队利益回馈给社区,BNB价格的持续上涨和币安平台让利给用户密不可分,而BNB价格的上涨和应用场景又为币安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国际社区。


在平台币的2.0时代,币安把BNB的应用融入到币安的公链及整个生态系统。


币安链是由币安及币安社区开发的点对点分布式区块链系统,币安DEX是基于币安链(Binance Chain)构建的原生去中心化交易平台,BNB是币安链的通用燃料,当前最典型的应用是币安DEX;币安DEX是由去中心化节点组成,币安DEX支持在其上发行并上线加密货币。区块链各个节点进行去中心化订单撮合,所有交易均在链上记录,从而形成完整、可供审查的交易账目。


币安链最大的亮点在于高速的性能,众所周知,大部分已有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撮合速度远低中心化平台,但在币安链上几乎可以即时完成交易,币安链的出块时间只需1秒。其速度高于其他区块链,一开始就对标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处理速度进行产品的开发。相比于以太坊约需要20秒、比特币平均需要10分钟来获取网络确认,并可能发生回滚,这种情况在币安链上不会发生,而币安链的性能意味着区块链已经可以实现秒级支付,成为惠民应用只是时间问题。


Binance X(开发者平台)为币安链和币安DEX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币安链相当于一个适用于全世界的操作系统,币安DEX是币安链上的一个典型应用;而Binance X在则吸引全世界优秀的区块链开发者持续为币安链进行迭代开发。


在虚拟平台的区块链基础建设上,币安走是最远的。在其它的虚拟平台还在基础建设上只是宣传噱头的时候,币安下一代区块链的三个基础建设:币安的公链、币安DEX、Binance X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始运营并开始定期迭代了。抛开技术本质来说,以太坊ETH的终极目的是吸引全世界上的开发者把资产上链,当币安凭借自己的用户规模和流动性优势,将把区块链往应用领域落地的方向推进。


何一已经记不起94后在日本看地铁的具体日期了。她只记得那天下了一场很常见的小雨、一个又一个开向城市某处的地铁和街道上匆匆的人。


在未来币安的国际旅程中,币安的团队将继续深入到世界的各个角落,CZ在2018年在国外媒体采访的时候说:“当币安注册用户达到1000万的时候,我就不再关心平台数据了。”


关键词:比特币新闻 币牛牛

转载自比特币新闻网(www.btc268.com),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再见,币安

原文地址:http://www.btc268.com/news/qkl/16956.html

本文来源:比特币之家编辑:btc798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